哭丧书哭死人的书

哭婆婆:

“姆妈呀,亲娘哎,

你是当我屋檐上芝麻搁高我,

你是当我蒸笼顶上馒头烘高我,

你是三百尺鹞线放高我,

你是电梯上乘人抬高我……”

“你是牵磨织布想着我,

田里生活全靠我,(生活:活计)

揩台掸凳轮着我,

吃粥喝汤要骂我。

我六月里热到心浪厢,

十二月里冷到骨髓里。”

哭晚辈:

“人家话,坏了衣裳布来补,

坏了筛子篾来补,

坏了藤椅藤皮补,

坏了镬子熟铁补,

我讲过错话怪过你,

如今只好大哭三场眼泪补!”

哭孙子:

“生了你,犹似天上落仔星下来,

生了你,犹似泥里挖出金块来,

生了你,犹似自己心里心花开,

生了你,犹似半夜拾着元宝来,

我屋檐再低头敢抬,

我户槛高出三尺来。

谁知你心肝活肉黄泉路上去,

我是哭得沟里无水涨起来,

田里无水踏起来,

井里无水升起来,

月亮里点灯空好看,

雪上加霜又碰着连夜雨。”

哭母亲:

“姆妈呀,亲娘哎,

哭起我俚亲娘眼泪多。

姆妈姆妈你好命苦,

我两岁辰光亲爷故,

姆妈你就此年纪轻轻做寡妇。

为人在世百样苦,

顶苦还要算寡妇。

姆妈你生仔我俚兄妹两个人,

爷死阿哥只有凳能大。

小妹我刚刚两寄过,(寄过:周岁)

又黄又瘦就像落脚秧苗长勿大。

你是扒心拉命日夜做,(扒心拉命:拼性拼命)

望我俚兄妹两人早点大。

别人家一根杠棒两人扛,

有商有量日脚过;

苦头吃得虽然多,

夫妻扒扒拉拉齐心做。(扒扒拉拉:勤勤俭俭)

姆妈你一根扁担独自挑,

压得头发花白背脊驼。

一头有老毛毛病病要照顾,

一头有小要吃要穿要长大,

半爿磨子难牵磨,

独个子人日脚哪能过?

要吃羹饭呒奈何,

只好到粮户人家佣人做。

起早摸黑难得有空凳子坐,

粮户还嫌你手脚勿灵耽搁多。

你是上身衣破皮肉露,

下身裤子补钉补。

冬天敲冰为少爷汏屎布,

十只节头冻得只只红萝卜一样粗。(节头:手指)

看看人家太阳底下孵得暖乎乎,

想想自己眼泪多。

夏天为少爷扇芭蕉,

布衫裤子湿得来好像河水里厢来颠过。(颠过:浸过)

人家树下乘乘风凉话笑说笑茄三胡,(话笑说笑茄三胡: 又说又笑寻开心)

自家头昏眼花痧筋粗来节头粗。

佣人做仔十年多,

终年难得见你笑脸露。

兄妹两个都长大,

总算成家立门户。

谁知阿哥结婚两年抽去壮丁做,

阿嫂羊吃‘看窝’呒奈何,(看窝:一种叶片锋利

的野草)

丢下阿侄另外寻投路,

姆妈你只好亲娘亲婆一个人做。(亲婆:祖母)

阿侄好不容易长到十岁大,

谁知天公公突然降大祸。

急病缠身无药医,

小小年纪会得去见阎罗。

人家说,世上女人最最苦,

最苦要数小个辰光死脱亲生母,

中年辰光命里丧丈夫,

晚年小人走仔黄泉路。

姆妈你为啥开心日脚轮勿着,

独独苦楚全部跟牢侬。

姆妈啊,你是黄连汤淘麦饭口口苦,

黄连蒸印糕块块苦,

黄连泡竹头节节苦,

黄连做哨子声声苦,

黄连汤淋浴从头苦,

黄连汤揩面满脸苦,

黄连汤净浴周身苦,

黄连汤汏脚兜底苦。

你是生在药材铺里,长在药材铺里,住在药材

铺里,死在药材铺里,

一生一世苦、苦、苦!”

“姆妈呀,亲娘哎,

哭起亲娘我伤透心,

一声一声喊不停,

苦命媳妇哭你听听清。

你十八岁守寡养阿根,

吃辛吃苦让伊长成人。

寻仔我苦命媳妇你当仔盼来好时辰,

哪晓得结婚半年就守空门。

正梁断脱大前头屋倒,

桥桩断脱桥面要落河中心。

两代寡妇活日脚,

老天啊,哪能我俚王家只见阴来勿见晴。

屋檐比人家矮三分,

门槛比人家低三寸,

背褡再好总归不算衣,(背褡:背心、马夹)

寡妇再好总归不是人。

话我命硬克夫罪孽深,

一生一世不翻身。

平常有事出墙门,

人家骂我呒定心;

平常关起墙门做针线,

人家骂我独做人。

掮了钉拉田地坌,

人家讲我不用劲;

拿了扁担挑花地,(花地:庄稼)

人家讲我力气大来好像强盗着了身。

人前低头少讲辰,(讲辰:讲话)

人家话我活死人;

人前开心露笑脸,

人家话我勿正经。

讲啥钻天鹞子骨头轻,

讲啥灯草烧灰分量轻,

讲啥滚珠车子活络心,(滚珠:轴承)

讲啥吃仔颜料要变心。

人家讲,做天难做四月天,

蚕要温和麦要冷冰冰;

我讲做人勿要做守寡人,

横难竖难里里外外不是人。

世上苦人千万万,

最苦要算守寡人。

几次要想跳井投河上吊吃药水把死寻,(吃药水:服毒)

苦命媳妇想想丢不下姆妈你老大人。

你待我像肚皮里生出的自家人,

你待我像自家丫头一样亲。

姆妈亲娘你今朝双眼一闭离我命归阴,

独留我苦命媳妇一个人。

我还有啥意思做啥人,(有啥意思:有啥意义)

今后苦头要吃得海样深。

双剑还好挡一挡,

单枪世上哪活命?

姆妈啊,亲娘哎,

苦命媳妇求求你,

黄泉路上奈何桥头等一等,

我苦命媳妇跟你前脚后脚一道行!”

“姆妈呀,亲娘哎,

哭起亲娘我眼泪淌勿停,

姆妈姆妈丫头叫你你啊听见?(丫头:女儿)

丫头哭你你要听听清。

苦命丫头十八岁离仔娘家门,

姆妈我从此少见娘家人。

正月新春闹盈盈,

别人家丫头提仔糕点回转门,

我思量姆妈早存心,

就怕回来有人做面落孔勿太平。(做面落孔:扮起脸)

五月端阳炎夏临,

别人家丫头包了粽子回转门,

我思量姆妈早存心,

就怕回来有人吃了仍旧勿领情。

八月秋高中秋近,

别人家丫头买了月饼回转门,

我思量姆妈早存心,

就怕回来有人赶鸡赶狗骂山门。(骂山门:骂人)

严冬腊月北风生不停,(生不停:吹个不住)

别人家丫头做仔棉衣棉裤回转门,

我思量姆妈早存心,

就怕回家有人面孔冷如冰。

人家是女儿勿断娘家路,

我是娘家路上勿敢行。

只怕恶狗要上身,

只怕恶鬼要缠身,

只怕恶运要临身,

只怕恶梦要着身。

思量思量怕来想想怕,

直到今日回转娘家门。

勿见姆妈来相迎,

只见姆妈躺板门。

白布帐幔当堂挂,

两盏油灯点在姆妈脚后跟,

小小灵台当中摆,

香炉蜡钎放端正。(蜡钎:一种插蜡烛的器具)

生个女儿呒用场啊,

弄得姆妈你断气少个送终人!

今朝送仔你姆妈老大人,

明朝娘家路上再也见勿着你丫头苦命人!

仅供参考!

贵州哭书大全

眼波如水,映出窗外繁星点点。

迷离的星光,在淡淡的云烟中隐约闪现。

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你的气息。

你,是我今生无法忘记的梦,无法诠释的情缘。

一场烟雨,一场相思,记忆中的你,只是魂魄,你的躯体依然在古代的南国小镇,假如剪一段雨中的故事能与你相遇,那么她宁愿剪下这段苦涩的相思雨花。

哭丧书哭死人的书

哭死人哭书,哭大伯父

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地处湖南省西北部,是湖南省的“西北门户”,与湖北、贵州、重庆三省市接壤,素为“湘、鄂、渝、黔咽喉”之地。

全州总面积15462平方公里,现辖吉首、泸溪、凤凰、古丈、花垣、保靖、永顺、龙山8个市县,2005年底人口268.34万,在总人口中,少数民族人口200.86万人,占74.85%,其中:土家族110.59万人,苗族88.61万人。

州府吉首。

湘西民俗 服饰 汉族人的服饰与外地无异,土家、苗家人的服饰富有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。

土家族男子老人,穿无领大袖满胸衣,青年人,头包青布帕或白布帕,呈人字路,着对胸衣,多排布扣,裤子为青、兰布加白布裤腰,鞋子是青面白底。

妇女,头结发辫,缠以白布帕或青丝帕,不包人字路。

未婚女子,有的将发辫垂于背后,而更多的是盘于头上,婚后则将发辫改挽成髻,束于网套。

衣长大无领,袖管短而袖口大,向右边开襟胸,襟胸和袖口滚有寸宽五色花梅条或丝绣花条。

裤亦喜兰、青布,白裤腰,裤脚大而短,口沿上端贴花梅条,或丝绣花条。

鞋稍尖,青面白底,鞋面绣花。

劳动妇女不习惯穿袜,多用青、白布裹脚。

耳上吊金银质耳环,手腕戴银质或玉石手圈,手指戴金银戒指,胸前挂"牙钱",上系有银练、银铃、银牙扦、银珠子等一大串,行走时叮当作响。

苗族妇女喜在颈上戴银项圈,上系有银练、银牌、银铃等,头裹青花布怕子,比土家、汉人的长。

土家族小孩(包括汉族)的服饰突出在帽子上,按年龄、季节确定帽形,如春秋戴"紫金冠",夏季戴"冬瓜圈",冬季戴"狗头帽"、"鱼尾巴"、"风帽"。

这些帽子上除用五色丝线绣成化喜鹊闹梅"、"凤穿牡丹"、"长命富贵"、"易养成人"、"福 禄寿喜"等图案和美术字外,还在帽子的前沿缀上"大八仙"、"小八仙"、"十八罗汉"等银菩萨,帽后吊银牌、银铃。

不论男女,小手腕都戴银圈,银圈上吊有空心银锤和银铃。

苗家赶秋节 赶秋节是苗族民间在秋收前或立秋前举行的娱乐、互市、男女青年交往与庆祝丰收即将到来等为内容的大型民间节日活动。

关于赶秋的由来,有的说是赶“立秋日”,有的说是“赶秋千”。

相传很久以前,苗寨有个名叫巴贵达惹的青年,英武善射,为人正直,深受众人仰慕。

一天,他外出打猎,见一山鹰从空中掠过,便举手拉弓,一箭射中。

与山鹰同时坠落的,还有一只花鞋。

这只花鞋,绣工极为精巧,一看就出自聪明美丽的苗寨姑娘之手。

巴贵达惹决意找到这只花鞋的主人。

他设计、制造了一种同时能坐8个人的风车,取名“八人秋”。

立秋这天,他邀约远近村寨的男女前来打秋取乐。

打秋千本是苗族姑娘最喜欢的活动,巴贵达惹想,那个做花鞋的姑娘,一定会来。

果然,他愿望实现了。

他找到了那只花鞋的主人,美丽的姑娘七娘。

后来,他们通过对唱苗歌建立了感情,结成夫妻,生活十分美满幸福。

从那以后,人们沿袭此例,一年一度地举行这种活动。

而有的地方相传是神农派一男一女去东方,寻得种子回来,种五谷获得丰收,于是苗族先民称这对男女为秋公秋婆,赶秋节就是苗族先民为感恩神农及秋公秋婆而举行的民间节日活动。

赶秋节反映着苗族人民对五谷丰收、六畜兴旺与幸福的追求。

哭嫁 土家姑娘在接到男方通报结婚的日子前十天半月,就不再出门做活。

先是在吊脚楼闺房架一方桌,置茶十碗,邀亲邻儿女依次围坐,哭起嫁歌来,新娘居中,叫“包席”,右女为“安席”,左女为“收席”。

新娘起声,“安席”接腔,依次哭去,不分昼夜。

哭有规矩:母女哭,姑侄哭,姊妹哭,舅甥哭,姑嫂哭,骂媒人……哭三五天,有长达十天半月的。

主要内容有回忆母女情,诉说分别苦,感谢养育思,托兄嫂照护年迈双亲,教女为人处世等。

哭嫁歌一般见娘哭娘,见婶哭嫁。

哭词各不相同,也有固定哭词,如“比古人”、“共房哭”、“十画”、“十绣”、“十二月”等。

哭有曲调,抑扬顿挫,是一门难度很大的唱哭结合的艺术。

嫁娘必在此前求师练习(当然是秘密的)。

哭时以“嗡”、“蛮”、“啊呀呀”等语气词,一泣一诉,哀婉动人。

如“哭妹妹”: 同喝一口水井水,同踩岩板路一根; 同村同寨十八年,同玩同耍长成人. 日同板凳坐啊,夜同油灯过; 绩麻同麻篮啊,磨坊同扼磨…… 又如哭爷(音“伢”)娘: 娘啊娘,我要走了呐,再帮娘啊梳把头。

曾记鬓发野花艳,何时额头起了苦瓜皱? 摇篮还在耳边响,娘为女儿熬白了头. 燕子齐毛离窝去,我的粮唉,衔泥何时得回头?…… 娘哭女: 铜锣花轿催女走,好多话儿没说够; 世上三年送一闰,为何不问五更头? 哎,儿去了哎娘难留,往后的日子你重开头; 孝敬父母勤持家,夫妻恩爱哎度春秋…… 土家女哭嫁俗流传久远。

清代土家诗人彭潭秋记载说:“十姊妹歌,恋亲恩,伤别离,歌为曼声,甚哀,泪随声下,是‘竹枝'遗意也。

”古竹枝词里有首咏哭嫁诗: 桃夭时节卜佳期,无限伤心叙别离. 哭娘哭嫂哭姐妹,情意绵缠泪如丝. 用哭声来庆贺欢乐的出嫁,用歌舞来祭祀死去的亲人,看似不可思议,却充分反映了土家族独特的禀性及文化意识。

苗族婚俗 多数苗族地区婚姻自主程度较高,各地苗族青年都有以择偶为...

转载请注明出处贵州信息网 » 哭丧书哭死人的书

相关推荐